中国非物质遗产

师旭平:中国体育电影探索之路任重道远

  第16届北京国际体育电影周线部参映影视作品在腾讯体育、PP体育等网络平台同时播出,题材涉及滑冰、滑雪、足球、篮球、体操、田径、游泳等数十个冬季和夏季奥运项目,引起了众多网友和体育迷的关注。

  那么,本届入围影片有哪些特点?体育电影周举办16年来发展趋势如何?我国体育电影发展现状又是怎样的?近日,记者带着这些疑问,对话了本届电影周评委、中央电视台资深编导兼制片人师旭平老师。

  师旭平(以下简称“师”):这次电影周是在新冠疫情这一社会大背景下举办的,之前我们都担心会“难产”,但让人意外的是,不仅办了,还办得很成功。征集的影片数量没减少,这是第一个特点。对比前两年的影片征集数量,今年征集到158部,数据基本持平,甚至比去年还多了10部,很出乎意料。

  不过,在整体数量没有减少的同时,整体质量也未见显著提高。今年的作品中,缺少让人眼前一亮、让所有评委对之获奖无争议的影片。

  另外,以马拉松和冰雪项目为主题的影片过于集中。158部作品中,与马拉松、越野跑相关的达49部。同一个主题的影片并不是不好,创作者也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构思和拍摄,而这些影片从主题选择、拍摄手法上大部分很雷同,不免让人产生视觉疲劳。

  对比前些年,还有一个感受是故事片单元依旧是最低迷的单元,这也一直是我国体育电影中的弱项,今年这一单元奖项空缺。反之,纪录片单元影片较多,整体质量也比较高。

  师:对北京电视台推送的一部关于冰球的纪录片,印象比较深。今年征集的影片中,有21部是关于冰雪项目和冬奥会的,与其他影片相比,这部影片的独到之处在于其发掘的选题比较独特。

  它拍摄的是延庆一个山村小学的冰球队。这所小学6个年级加起来只有45名学生,却组建了一支冰球队,有公司进行培训管理,还有企业赞助。影片拍摄手法也比较老练,立意也能以小见大,让观影者能感受到这些孩子对体育发自内心的热爱。

  师:纵观这些年电影周的征集影片,官方媒体的投稿数量和占比呈现出过山车的变化趋势。今年电影周,很大一个变化是官方媒体投稿量增加明显。

  事实上,曾经有一段时间,官方媒体的投稿数也是占绝对优势的,但之后经历了一个低谷,今年又出现了回升。

  前几年的征集影片中,官方投稿的占比一般在20%左右,更多的影片以民间团体为主,主要是来自于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影视制作公司。但是,本次电影周有46部征集影片来自于官方,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

  其中,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北京电视台、新华社和国家体育总局。这不知道是否可以看作一个信号,即官方单位,尤其是官方媒体的体育部门对视频都越来越重视,抑或只是疫情下的特殊现象? 有待时间来解答。

  记:我们都知道,您在中国体育影视界,尤其是体育纪录片上,有很多有影响力的作品,也是资深的编导兼制片人,您认为我国体育电影发展现状如何?未来又会如何发展?

  师:在国产电影整体发展较低迷的情况下,体育电影不可能异军突起。近几年,国外出现了不少特别优秀的体育电影,如印度的《摔跤吧,爸爸》,俄罗斯的《决战慕尼黑》,这些影片不仅从专业角度非常成功,题材、立意都可圈可点,而且也收获了很高的票房。

  即便是关于冬奥会的官方纪录片,国外也有很多独辟蹊径的选择。如俄罗斯2014年冬残奥会的官方纪录片——索契冬残奥运会,就没有选择一些宏大或励志的角度,而是揭示了这些运动员致残的原因,引发观众和社会的思考。

  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我国的体育电影可能仍处在探索阶段,很难实现质的飞跃,这需要人文教育、价值观教育等方面有同步的突破。但令人欣喜的是,最近几年,影视人和体育人的融合度在不断增强,出现了越来越多了解体育、有正确体育认知的创作者。而且,随着经济水平和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民间体育人也有条件并开始自己学着拍摄、制作视频甚至电影。只有对影视和体育都有专业了解的人,才能拍出质量更好的作品。

  师:我认为体育电影和战争片、爱情片等其他类型的电影没有什么不同,但体育电影,如登山、越野等户外运动,拍起来会有更多有冲击力的画面,这可能是其他类型电影很难做到的。其实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电影,内核都是为了反映人生,只是介质不同,体育电影是通过体育来反映人生,战争电影是通过战争来反映人生。

  师:体育和德育、智育一样,同样有着育人的属性,甚至是更好的一种育人方式,他让接受体育的人,在玩乐中受到潜移默化的教育,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更能影响其人生观和价值观。所以,对有志于从事体育电影事业的你们,我希望你们能多多提高自己的人文素养。

  同时,拓宽自己的眼界,培养自己的信息收集能力、观察能力等,多了解国内外有关体育电影的最新资讯,观摩学习好的国际体育影片,有条件的话可以与国外的团队进行合拍,通过实践多去看看别人的可取之处,学习不同的知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