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物质遗产

「写作坊·美文」席腾华|心中那座老宅院

  席腾华,网名:田野文化,1951年生,垣曲作家协会会员,垣曲县第十五届代表。一个生长在农村的老农民。喜欢文学,喜欢在文字里寻找自已的梦想,爱好怀梆戏。曾有《回忆父亲》、《大槐树下》、《警民情深》等发表于《科学导报》和《舜乡》等报刊。

  还可以说:爱,是人生最美好的情感,是无比芳香的精神体验。爱着、想着、念着,才是心灵的净化,是感情的沸腾,是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在升华。所以,我对我心里的老宅院充满着牵挂。

  大年三十 ,吃过午饭,走进二十多年前我住过的老宅院。这座老宅院离我的家不远,它在我的思念中,是我最想去看的老屋。

  因为,人在一个地方住久了,熟悉了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总要或多或少地有些感情吧。当有一天离开了,无论是白天黑夜,只要想了起来,就是转个圈也要跑去那里看看。这是为什么呢,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想去那里走一走。可以说,就是想去那里看看将要倒塌的房子、窑洞,还有那些长得钻天高的树木,寻找当年的记忆;或者是去那里重温往日的梦,寻找旧日的同龄人,聊一聊当年的事,等等!

  其实,我在这座老宅院里只住了十年,它比我以前住过的宅院要短得多。那么,我为啥对这里如此钟情呢,以至我在北京打工的六年时间里,只要想起我的家乡,就会想起我曾经住过的那座老宅院。说句实话,当我把一个新家建成那会,由于老伴对这座宅院的钟情,她是不愿离开这座老宅院的。因为,她为建这座宅院付出了很多汗水。当我住进新家那会,老宅的家我是没有那么认真地想过。特别是近几年,理了又理我在现在这个新家居住的十多年里的新生活,我才发现,我在老宅度过的十年,绝非一般意义上的过日子;我在老宅度过的十年,它让我尝尽了生活的滋味儿,可以说它是我人生的浓缩。

  当我的人生进入四十岁后,我开始创建那座老宅院,因为年轻力壮,加上我的好胜力特强,时时处处都想走在乡亲们的前面,亲手打下了三眼土窑洞,又亲手盖下了东西两座砖木结构的大瓦房;我的写作生涯也是在那里开始的;在老宅院里的十年,有了我第一次的感情生活,在那里救下了邻居的三条人命;(救下了李小元喝了农药的命,救下了刘永梅和王麦环煤气中毒的命)在老宅院里开创了我人生的又一次创业,它为我今天的人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为,我人生的华彩乐章就是从那里开始的,我认为人的一生是没有几个美好时光的,所以,当我想起那座老宅院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它老是萦系在我的心中。

  只因为有了这些经历,我老想去老宅院里走走看看,却也很怕去那里走一走,看一看。写到这里,可能有读者要问我,老席,你到底想什么怕什么,这我也很难说清楚,大概是想回忆那些美好的事情,大概再一个就是怕勾起我对母亲的回忆,因为她是在那个老宅里去了那个世界的。所以,老宅院让我悲痛。这两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如同吃了一碗怪了味的馊饭在我的胃里翻腾,让我时时不得安宁不得消停吧。毫不夸张地说,老宅院对于我,简直就是一处难以摆脱的冤家,今生今世都是一本还不清的感情债。

  记得有那么一天,我干完了一天的农活,天黑了,回家的时候,路过老宅院,我不知道为什么,咋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屏住呼吸踮起脚跟,像一位朝圣者似的,轻轻地悄悄地走进老宅的院子,此时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是是非非,如同一个没了母爱的孩子艰难地朝前走着,一步一步地靠近我曾经睡过三千多个夜晚的老屋,不知道是窑洞的黑暗,还是什么原因,我的心脏加快了跳动,头发根一个劲地往上撬动,不安的心情,使我无法猜测,也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凭着依稀的记忆,走进了我曾经睡过三千多个夜晚的老屋,黑暗中我什么也看不到,只知道这个屋子已经是人去屋非,可能连一点当年的影子都没有了,好的也好,歹的也好,它完全被岁月的流水冲刷殆尽。面对着黑暗中的老屋,我立刻有点后悔,有点自责了,埋怨自己真不该选择这个黑夜来这里瞎看什么。再往下想想,如果我不来这里,那能回想起在这个老屋里曾经住过的十年,十年里也有这样的黑夜;如果不来这里,那能让我回想起那些美好的记忆,即使痛苦的事情无法消解,那总还是被完整地保留着;黑暗中我站在老屋的当间,重新地把往事理顺了一下,可能是人的年事稍高以后,不想重游旧地,不愿会见往日的朋友,大概就是想给往事留下一点梦迹吧。人生不能老在梦境中生活,梦境是非常可怕的,也很可怜。所以,人的年龄大了,就要摆脱梦境,不能消沉,振作起来,向往美好的生活。

  今天,当我回想起在老宅的十年,正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年华,那时候我的浑身充满朝气,对我的人生,对未来有着诗一般的梦想,很想成就一番事业。细想起来年轻时不乏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如异想天开、好高骛远、盲目自信、无所顾忌,等等。不像现在,环境宽松,时代允许人的个性存在。社会在前进,人的思想在进步,污吏被揪出、骗子的把戏被揭穿、滑头的伎俩被看透、混混儿的日子不好过、我们的国家一步步走向强大,中国人昂首挺胸、老实人不再受欺负,我们都能快乐自在地生活,国家永远平安,是我的心愿!

  当然,我在老宅院里居住的十年里,有好多美好的经历与我的人生是分不开的,它常常会带给我许多欣慰。我往科学导报发表的第一篇散文《卫氏宗祠》,就是在老屋里写成的,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做起了文学梦,这个梦督促着我不敢懈怠,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产生了对书的收藏,倘若不是那时候有了这个愿望,就没有今天我的“农家书屋”;倘若不是那个时候有了文学梦的开端,就没有今天我的成就:山西省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这个称谓;倘若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人生就没有今天的活力,为了我的文学创作而“笔耕不辍”。尽管有些结局不是那么美妙,可是,文化让我懂得了如何尊重自己,它让我更加珍惜艰难中我对文学结成的情谊。为了实现我对文学创作能够登上更高的巅峰,是我的梦想,为了早日实现这个愿望,我曾放弃过无数个休息日。即使这个愿望不能实现,我依然觉得很值得回味。人生能有多少个梦想值得向往呢,这大概正是我忘不了心中那个老宅院的原因吧。

  搬离心中的老宅院,已经二十多个年头,时间匆匆的过去了,我从一个立下很多梦想的中年人,到一个两鬓染霜的老者。在这漫漫七十年的人生路上,我不知道留下了多少坎坷的足迹,实在不敢让我回头张望。我走过的每一步都饱含着生命的叹息,每一步都是命运的呐喊。亲爱的读者,当你看到这里,如果你想问我:“老席,如今你已年过七十,对自己的人生还有没有什么想法?”

  如今我已年过七十,我对人生有那么一点看法:无论什么样伟大的人物,也不论他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过多大贡献,只要他不尊重人、不珍惜生命,在我的眼里就粪土不如。只所以我要写这篇小文,就是要我永远记住心中的那座老宅院;就是要我永远记住那些美好的往事,更要我永远记住那些灾难的祸根,以便让我的心灵时时刻刻得到净化。

  老宅院呀,老宅院!我是多么想走近你,我又怕走近你,因为你是我生命历程的真实写照,虽然现在的你已经是人去院非了,可是你在我的心中,完整的就像一座大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