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物质遗产

地球上最后的神秘之地--巴布亚新几内亚(图)

  国家旅游地理巴布亚新几内亚11月13日讯(通讯员 沈海滨)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简称巴布亚新几内亚,是坐落在世界第二大岛――新几内亚岛上的一个岛国,位于太平洋西南部。

  国家旅游地理巴布亚新几内亚11月13日讯(通讯员 沈海滨)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简称巴布亚新几内亚,是坐落在世界第二大岛――新几内亚岛上的一个岛国,位于太平洋西南部。西与印度尼西亚的伊里安查亚省接壤。国名由巴布亚和新几内亚两部分组成,得名于岛名。巴布亚新几内亚是世界上较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经济主要是依靠农业还有矿产以及咖啡、可可、椰干、棕油、橡胶、木材及海产等。首都莫尔斯比港的自然景观和气候条件都十分优越,莫尔斯比港还有一些值得一观的建筑物,其中以巴布亚新几内亚议会大厦为代表,议会大厦饰满立体绘画和雕刻的正面墙壁,就是巴布亚新几内亚过去与未来的写照。莫尔斯比港的国家博物馆、首都植物园等处,也是该市的重要景点。土著文化是莫尔斯比港又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之处,热烈的歌舞、原始的面具、古老的仪式,这是莫尔斯比港的最本质的表达。该国还是世界上使用语言最多的国家,语言多达839种,而且多是土著语言,不是方言,是欧洲各国语言总和的近三倍。语言的多样化意味着多元的文化和人文生态得以传承和保持。现在就让您跟随记者的镜头,我们一起走近多姿多彩的国度一看究竟吧。

  对于喜欢发现新鲜世界的旅行者来说,巴布亚新几内亚是个让你火花四溅,颠覆已知世界观的神秘之地。贝壳在这里依旧被当作货币使用,部落的生活也鲜有人知。位于西部高地的隆多山脉,居高俯瞰瓦合峡谷和这个国家最负盛名的芒特哈根小镇。海拔2300米的山顶,每个清晨和黄昏,滚滚厚云翻滚在峡谷间,增加了无限神秘。早晨云海散去后,我们在向导的带领下走进雨林,走到一半时向导突然小声示意我们安静。大家立刻停住脚步,屏住呼吸,没有人知道他发现了什么,谨慎地环顾四周。“那里!” 向导猛然用手指向头顶30度方向,头刚抬起,一阵翅膀扇动,树叶飘然落下。“Astrapia splendidissima !” 向导说到,也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鸟类 极乐鸟(又叫:天堂鸟)。再返回村庄的的路上,向导告诉我们:“ 全球有39种不同的极乐鸟,而巴布亚新几内亚拥有38种,隐藏在这片世界上最后的原始之地。

  这里有未被人接触的部落,和从未被记载过的部落语言,居住在从未被地图标示的雨林中。世人直到1933年才发现了这里,当时澳洲的2兄弟来这里寻找黄金,却无意发现了居住在雨林里,近乎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部落原住民。根据我们查到的资料,巴布亚新几内亚一共拥有850种语言,占全世界的1/7。如此丰富语言在一个面积不大的国家共存的原因,正是这里封闭的自然条件。河流、湖泊、雨林、高山阻碍了各个部落的交流,避免了文化征服,使得不同部落保留下了其独一无二的文化。之后我们去了 Tufi 村,和地方的隔绝程度一样,我们只能乘独木舟或水上飞机抵达。村子位于东南沿海的海岸线,从村子步行走能走到海边,对于潜水爱好者,这里是最后的伊甸园,水下有着成群的海豚和锤头鲨。日落从海边散步回来后,正好赶上村子里的市集,男人们一边抽着手工香烟,一边兜售各家的东西,女人们陪在旁边,脸上有着标志性彩色的,对称的部落纹身。

  巴布亚新几内亚是这个地球上最后一处被欧洲文明发现的原始岛国,这次真是让我真真切切零距离的走进了土著部落一次。我们要寻找的土著篝火舞,就出自山上一个叫旺加的拜宁族村庄。在荆棘遍布的丛林中驱车两小半小时,我们一行人终于到了旺加,村里的原始气息马上吸引了我,但是我有个惊奇的发现:村子中央有一片漂亮的大草坪,平滑如毯,养护程度是很多高档社区都比不了的。村民告诉我,草坪如此平整,全靠他们用又宽又大的劈柴刀修剪!令人难以置信。夜色降临,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土著篝火舞在大草坪中央开始了。舞蹈分三部分:前奏是村民的草裙舞;接下来身着传统服饰的妇女们跳起篝火圆舞;压轴的是最好看刺激的部分,戴大嘴鸟面具的男人赤脚在火堆上旋转舞蹈。音乐则靠竹筒和木块的击打,节奏响彻快乐。

  来到维外克的塞比克河时,我就被这条梦幻之河深深吸引,称它是“云雾缭绕的地方”,因为见它时正值晚霞初落,河流在云雾中别具朦胧之美。我对这里的村民的生活很感兴趣,提出先去走访一下。原来村民皆以打鱼为生,捕获后制成烟熏鱼存放。住所多用木料、草席搭建,就地取材,修葺方便。家里除了存放烟熏鱼的木架外,没什么家当,由于蚊子肆虐,蚊帐倒是每户人家的必备品。

  我看过很多人为的、仅为游客而建的土著景点,有些地方根本就是现代文明社会,只是为了旅游业表演一下从前的土人生活。我一直在想,地球上还有与世隔绝的原始土著王国吗?当我们的飞机降落在不甘威尔岛的首府布卡岛,下机后,当地朋友在机场迎接我们,二百多公里的路程,却要走7个小时,因为基本在丛林中穿梭,又颠簸又缓慢,还要趟过N条大小河流,这种“自驾游”真是艰苦而刺激!下午终于抵达了萨尼泰村,远远地就有许多村民聚集在路边,人声鼎沸,喧闹不已。村民准备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甚至有一支“排箫”仪仗乐队。乐器由尺寸不一的竹子做成,非常“彪悍”,大竹子吹低音,小竹子吹高音,加上树叶伴奏,汇成了一支美丽朴实的交响乐。当村里的男女老少齐心协力吹出一支支和谐的大自然之乐,我们都深感震撼。

  拜访完几家村民,远远又传来热闹的鼓声,我们赶紧来到村中的大草坪,眼前的景象让人吃惊:短短时间内,村中的大人小孩全打扮得“花枝招展”。领舞的土著走到我面前,突然用沾满泥浆的手在我的脸上、胸前、手臂拍打(可能是在“涂彩”),接下来又给我带上一顶用稻草编成的“皇冠”,转眼我也成半个土著了。鼓声响起,人们开始围着圈子舞动起来,被装扮成半个土著的我理所当然地被推到圈子中央,一起载歌载舞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跳土著舞了。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岛东南部的原始森林里,我们一行人还看到了居住着一群与世隔绝的人,他们是世界上唯一居住在树屋里的部落。 他们的房屋建在西米棕榈树上,通常距离地面6到25米,他们依靠西米棕榈树干做成的梯子爬上爬下,因此,这个部落的人被称为“树屋人”。他们住在树上,一来能够看得清周围,便于同邻居们传递信号,二来还可以躲避危险。树屋女人在家负责照看孩子,男人负责食物。他们的生活极其简单,但身体上都佩戴着饰物。男人通常用狐蝠翅膀的骨头横插鼻子,作为鼻子的饰物。但女人最重视的饰物是用狗牙串成的项链,因而往往将项链赠送女儿。男人脖颈佩戴的饰物是用猪牙串成的项链。他们的穿着也非常简单。女人只围着一小块用树皮做成的裙子,男人仅用一片叶子或者半个坚果遮羞。他们最主要的食物是从西米棕榈茎髓里提炼出的富含淀粉的西米,还有西米棕榈树干里的幼虫。树屋人和外界没有什么联系,终年生活在原始森林艰苦的环境中,过着物质匮乏的生活。

  从莫尔斯比港飞到新东英格兰省的首府拉包尔约一个多小时。拉包尔位于巴国东部的海岛,地形和气候和我们的海南省很像。拉包尔是巴国赫赫有名的火山之城,1994年两座火山同时大爆发,更是毁掉了整座城市,绝大多数建筑被深埋在火山灰之下,许多华人商家因此居家迁徙,去了相距不远的澳大利亚。不过今天仍有不少人选择留在火山的眼皮子底下奋斗,他们依然坚守在距火山咫尺之遥的科科波,佩服之余,我也深捏了一把汗谁知道这座每天都在喷发的活火山何时再会肆虐。不过当我们开车来到火山脚下,浓浓的巨大烟柱在眼前翻滚,心里没有恐惧,反而很兴奋。也许当地人安之若素的生活态度,多多少少将我们同化了。后来经过艰难攀爬,我们终于登上火山口,见到多处喷发硫磺气体的壮观景色。该种气体有毒,不宜久留,且开始下雨,随急忙下山。徒步登临活火山口,算是壮举吧。

  拉包尔有一处“名胜”,就是被我戏称为“渔人码头”的海边栈桥,这座木桥是由桑德拉大姐赞助修建的,从岸边延伸至大海深处,许多村民每天来此垂钓。由于巴国没有污染,仅浅滩上的鱼就数以万计,有的村民甚至不用鱼饵,只要把鱼钩垂下,就可以把吞饵吞糊涂的鱼钩上来,个个稳坐钓鱼台当姜太公。我去栈桥欣赏村民的钓技,他们告诉我,在桥上人均每天可以钓到两百多条鱼,有人拿去鱼市出售,也有人当场就1元3条地卖掉了,卖不掉的拿回家自己吃。在拉包尔,餐餐吃海鲜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想挑战大鱼的朋友,可以坐船出海,去钓一种比人还大的金枪鱼,斗智斗力,是很刺激的钓鱼体验。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每年两个月交际之时,就在莫尔斯比港举行为期两天的传统节日希里节,也就是幸福节。节日里,人们乘着独木舟,成群结队地从中央省的海边云集到莫尔斯比港。男男都打扮得五颜六色的,头上戴着光彩夺目的羽毛高冠,脸上和身上画着对称的花纹,脖子上戴着一圈圈的项链,下身穿着丝线制成的花裙。他们有的参加跳舞、唱歌,有的参加赛舟,而从全几内亚赶来的女子,则参加竞选美女。

  载歌载舞的希里节,使人们想起了过去的航海贸易。那时候,生活在小岛和海湾的贫瘠土地上的莫图人,为了谋生,就驾着独木舟,装上泥罐子,沿着海岸线来回进行贸易航行,从巴布亚湾换回食物西米以及供建造独木舟用的巨大树干。莫图人称这种贸易为“希里”航行。实际上,希里是在上下长约一千千米的巴布亚海岸进行贸易交往的重要纽带。今天,虽然这种希里贸易已经消失了,但是它的传统仍然由莫图人保留下来了,并且继续影响着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现代生活。因此,现在人们每年都要欢度希里节。莫尔斯比港就被人们当做希里节的活动中心。同时,希里贸易还留下了重要的遗产一一皮钦语。现在,15万的莫图人使用这种语言。莫图人在进行贸易活动的过程中,与他们的贸易伙伴一起,发展了这种语言,这是由莫图语同一些外语混杂形成的简单语言。

  关于希里节,还有一段神话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海神迪拉瓦(在莫图人的心目中,迪拉瓦就是上帝)从莫尔斯比港郊区的坡埃拉村抓走了一个渔夫,名叫艾达。亲友们以为他淹死了。可是,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发现他掉在水底的一个大洞里。他得到了海神迪拉瓦的保护,并且教他学习希里贸易。后来,艾达带领村里人建造了只大独木舟,装上莫图妇女制造的泥罐,出发到港湾省去换西米。他们按原计划完成了航行,就是时间大大延长了。由于回来晚了,许多妻子放弃了不在家的丈夫。当勇敢的航海者们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妻子已经另找了丈夫,有的甚至怀孕了。而艾达的妻子娘衣蛾衣娥却一直数着天数地等着,每过去一天,她就把吊在家里的线扣上一个结。这样,她就没有变成不忠的妻子。当她的儿媳妇高兴地嚷道,说艾达的船已经出现在海湾的时候,娥衣娥衣娥就赶忙打扫房间,洗刷东西,把身上涂上油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划着独木舟迎接勇敢的丈夫归来。等到船靠岸以后,村里人就纷纷赶来分配西米。从此以后,莫图人就开始了希里贸易。而今天的希里节,就是从过去船队出发时举行的隆重仪式而发展来的。

  针对疫情而言,“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湖北和武汉是重中之重,更是决胜之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