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物质遗产

高层次的人生不可缺少的2件事

  小说讲述了一个中转站的故事。这个中转站很特别,因为它是人们由生到死,去往天国的途中,必经的一个站。

  每个去往天国的人,都会在这个地方休息一周。在休息的时间里,他们都需要做一件事,就是选出记忆中自己觉得这一生里最珍贵、最重要的回忆。

  有一个29岁就去世的年轻小伙,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刚出生时的记忆最美好。这让他感到难过,他说:“最初的记忆成了最幸福的记忆,这样一说,那我之后的29年的人生又算什么呢?”

  著名心理学家弗兰克尔在《活出生命的意义》这本书中,描述了自己在集中营中死里逃生的经历:每天都有人死,所有人都已经麻木而且不抵抗了。即使在得救的最后一刹那,他还与死神擦肩而过 。

  可是他最后却得出一个结论:尽管在比地狱还惨的集中营,人们依然可以选择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人,哪怕代价是死亡。

  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人生一无意义,二无价值。对这样的芸芸众生,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从何处谈起呢?在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中,我们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任务,而且是绝非可有可无的。如果说人生有意义与价值的话,其意义与价值就在这里。话说到这里,我想把上面说的意思简短扼要地归纳一下:如果人生真有意义与价值的话,其意义与价值就在于对人类发展的承上启下,承前启后的责任感。

  图图在幼儿园里学到鹦鹉的平均寿命只有7年后,联想到所有人都会慢慢离开世界,就开始难过。周末爸爸妈妈带着图图去了画展,看到了毕加索的画,爸爸对他说:

  虽然毕加索爷爷死了,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他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很多画作为礼物。大家只要看见画就会想到毕加索爷爷,那么他的生命就永远地活在这些画里面,陪伴着我们。

  爸爸跟他说:它表面上看起来是死了,但是它会化作肥料,变成大树的营养物,明年大树就能长出很多新的树叶,这就是这片树叶留在这个世界的礼物。

  人活着,生命的意义就是不断地给这个世界留下礼物,这样我们就能永远的活下去,活在我们留下的礼物里。

  所有人都要死,但是我们总要留下点对世界有用的东西,留下“礼物”,让那些活着的人,因为我们留下的东西而时常想起着我们。

  吕克·贝松导演的电影《超体》,女主角Lucy在因毒液浸入血液后,进化加快,最终变成了一个超体,她打电话给妈妈说了这么一段话:

  妈妈,我能感受到万物,宇宙、空气、振动、人类,我能感受到引力,我能感受到地球的转动。我血管里的血液,我能感受到我的大脑,我记忆中最遥远的部分,我戴牙窋时嘴里的痛感。我发烧时你的手在我额头上的感觉,我抚摸那只猫时手上的触感好柔软,我记得你的乳汁在我嘴里的味道。我想告诉你我爱你和爸爸,我想谢谢你在我脸上的无数个吻,我现在依然能感觉的到,我爱你妈妈。

  当我放下了所有的预期、预判或者目的,以我全然的本身与一个人或一个事物建立联系时,我会与“你”这个存在的全部本遇,这就是“我与你”的关系;相反,如果我把关系中的另一方沦为满足我之利益、需求、欲求的工具,那就是“我与它”的关系。

  当我与“你”相遇时,我不是为了满足我的任何需要,哪怕是最高尚的需要或私欲而与其建立“关系”。因为,“你”便是世界,便是生命。

  Lucy在变身超体后,第一时间做的事,就是流着泪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那时候的她能更深切地感受到世界万物,也更深切地感受到了爱。

  因此,对我们自身而言,生命的意义可能就是不断地去寻找爱,这种爱不能单纯地理解为爱情、亲情或友情,这种爱是“我与你”全身相遇的感觉。

  这种全身相遇的对象,可以是世界万物。你能在一次旅行中,与一座未知的城市全身相遇;你也能在一个秋季午后,与一片落叶全身相遇。只要当下的你感受到了爱,就能享受其中的美好。

  当我们年老之时,如果每一阶段的时光,都让你觉得值得回忆,那么我想,这样的人生便是充满意义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