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物质遗产

幸福:蝶变人生悟沧桑

  如果每一个人,都能记得住前世的约定,愿化身为莲,结缘今生,就算是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也会守候在相逢的路口。时光的阡陌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还有那不知名的草木,乱花迷人眼目的时候,一个转身就已擦肩。但人生总有一种无法躲避的缘分,这“缘分”让我结识了与自己有着同一种军旅生涯经历的挚友吴大勇先生,也让我读到了他脉脉地诉说着往事、诉说着情怀、诉说着心境、诉说着人生的一部心语集——《会痛的幸福吴大勇散文随笔选》。

  大勇散文随笔叙述中的纷繁世事,亲朋好友,眼泪欢欣,感悟思考,都是与中国传统文化血脉相通,强调了“心”的力量。可以如是说,作为一个“有心人”的作家,大勇尽管想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理想的东西,但是为力求自己的情感真实感人,受到读者的认可,又必须从生活中求取真实素材,在之后的创作中按照自己的构思去匠心独运。其散文随笔创作,传达出的是一种充满亲情、充满诗意的生活,是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人生悟境。看得出,作家的创作以“真”为旨归。它,呈现的不仅仅是事物表面现象的真,更是一种情感的真诚,合乎自然,发自内心。这样的作品,堪称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里培育出来的奇异之花。

  我近年间常常想,中国不少作家似乎有被惯坏的嫌疑,一方面有奶喝,久养于园,心境浮躁,思维退化;另一方面寄生的生活方式使得他们早已

  丧失独立思想,精神摇摆不定,难以形成气候。而写自己身边的人与事,宣泄自己人生、真情实感的大勇,却是在纷繁的工作之余进行创作的。其散文随笔集《会痛的幸福》,就是他自己一种生命的超越,一种人生的姿态,更是他自己在艺术琴弦上弹奏出的晶亮的大美的音符。可不是么?大勇的散文随笔作品最出彩之处,就是崇尚自然、朴素之美,追求物我两忘之境,善于从平凡人物的日常生活中发现和捕捉诗意,读之有别样愁怨婉转在心头。《我的父亲母亲》有着作家难以割舍的爱之情结,它浓墨重彩地抒发了自己对亲人的奔涌在血脉里的思念。纯朴、憨厚、善良、无私,是对父母人生品格的一种讴歌,那些非常年代的世风、人情及复杂关系的描摹,是对亲人人生履痕的一种烘托,作品写实也罢,吟诵也罢,抒怀也罢,写意也罢,均让读者能从“我的父亲母亲”身上追忆一种慈爱、一种感动、一种欲说还休的相思,并从其人生轨迹之中得到启迪,吸取拼搏的勇气和力量,于乡情中泡酽人生,于失意中浮现憧憬,于暗晦中展示光明,于苦难中诞生希望!更能令读者从他之亲人的日常生活里挖掘和捕捉出一种痴情,一种纯真,一种意境。

  一如作家的故乡有柳,是绿;也有梅,是红。大勇《会痛的幸福》中的散文随笔篇什,写亲人、亲朋,写往情、往事,写感想、体悟等等,皆不仅是他一种情绪的宣泄或对丑恶、美好事物的鞭打与歌颂,而是有情有景、有诗有境穿插其间,以价值意义的追求为根本。他写人写事,叙事的铺陈,情感的抒发交替着多少酸甜苦涩,多少情思。散文随笔对情节的处理与小说不同,往往用画龙点睛、高度凝练的形式折射出来,有时则是通过抒怀与感悟来显现,这有待于读者的补充和想象才能与之完整,形成鲜明的可见的生活图画。这也是作家—一个生命体独临萧瑟西风的深沉感受,它无疑是其散文随笔的一大亮色。

  是的,越是优秀的作家,越是具有思想和艺术上的深邃性,具有坚持个性的不可妥协性。这一切有时又恰恰是一个平庸的读者所不能理解的。大勇没有身处专职作家的群体,不需要期待什么名誉的光环,也不急于寻找那种被尽快认可的快感;他只沉醉于自己的文学世界里,两眼始终盯住了自己的艺术呈现“叙身边人与事,说肺腑话,唱心中歌”这一目标,决不游移。其收入《会痛的幸福》中的散文随笔篇什,就让读者细细品味出了作家“忠诚地记录自己的心路历程,记录自己奋力登攀的足迹,记录自己这个生命个体眼中的独特世界。”这种记录的奇异之处,不在它具有多么鲜艳的艺术描绘,而是靠它的内在气质,靠作家个体生命的基本特质去作出规定。大勇的散文随笔,艺术创造是寻找到了自己的初心,寻找到了自己的文学追求的真性。

  岁月,湮灭经年的旧历。相逢如初见,回首是一生。《会痛的幸福》是大勇“蝶变人生悟沧桑”的结集。它的出版,既是作家人生的姿态,也是作家人生的跨越。总体说来,大勇先生把自己的渴望变成了弓,搭上“拼搏”之箭射向了远方。他的散文随笔,不正是作家在人生旅途中感情喷发的精品佳作么?我希冀着大勇似一只山鹰,展开生命的翅膀在艺术的天地中飞得更高更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