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物质遗产

【健康报】战疫院长访谈录|西安交通大学第一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扛起了国家队的使命担当,我们整建制接管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的七病区和八病区。这两个病区是由眼科和血管外科改造而来的,共有床位80张,主要用来收治危重症患者。刚开始收治时,重症患者很多,抢救设施也不够,医疗救治工作压力很大。

  接管后,我们立即考察了病区的“三区两通道”设置,并进行了相应的改进,还制定了详细的感控方案和流程。同时,协调有关部门,及时为病区配备了呼吸机、高流量吸氧机等设备。经过一段时间的积极治疗,目前我们共收治了100余名患者,有一半的患者从危重及重症转为轻症,或者出院。

  健康报:据了解,此次支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的援鄂医疗队有10多支,各医疗队之间如何分工合作?

  施秉银: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统一领导下,医疗队每日召开一次会议,指挥部领导及各领队参加,传达上级指示,并把各医疗队在救治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进行汇总、集中解决。院区组建了战时医务处,除东院医务处领导外,还包括各医疗队呼吸、感染专业的专家。战时医务处建立了统一的标准、流程和技术规范。

  来到武汉后,我反复跟医护人员强调,要把工作重心放在危重患者的救治上,保证最强力量救治最重患者。同时,我还牵头在东院区组建了“降低新冠肺炎患者病亡率”小组,由4位专家组成,其他3位分别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我们会对每天病亡患者的诊疗过程进行分析探讨,总结经验,并反馈给所有参与救治的医疗机构,以期最大程度提高救治成功率、降低死亡率。据统计,从2月15号以来,已经累计6天无死亡病例。

  施秉银:重症患者救治,对医疗护理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能用的治疗措施、药物要尽可能都用上,还有就是一定要加强护理,尤其要注意生活护理。因为新冠肺炎患者大部分都是老年人,他们身体状况比较差,有的还有多种基础疾病,如果生活护理跟不上,吃不好喝不好,也会影响病情。

  对患者的人文关怀、心理关怀也非常重要。我们在隔离病区建立了医患微信群,随时在线解决患者治疗、护理、心理、康复及生活问题。

  施秉银: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举全国之力,在较短时间内把疫情控制住了,这是令人欣慰的。但同时,我们也要思考两个问题:第一,如何加强我国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能够在早期及时发现并控制疾病的传播。第二,如何提升基层卫生服务能力,这也是我国医改多年的“痛点”。此次新冠肺炎患者中80%都是轻症患者,如果有比较完善的基层卫生服务体系,很多患者就可以在基层得到隔离和治疗。

  尽管武汉的医疗资源很丰富,但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患者数还是远超床位数。而且很多老百姓恐慌性地涌入医院,医疗需求和供应之间严重失衡,导致一线医务人员筋疲力尽。经历了此次疫情,我们必须做出一些改变,以便今后能够从容应对类似的情况。

  首先,国家从战略高度要有所储备,比如物资、人员。其次,要建立“综合医院收治重症患者,基层医疗机构收治轻症患者”的机制,使医疗资源得到合理分配。第三,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必须明确所有医院都是公共资源的一部分,要整体联动。

  施秉银:这次疫情的确给医疗卫生行业带来了很大挑战,比如分级诊疗、重大突发事件应对等。虽然我们平时也在这些问题上不断探索实践,但是不是做到点子上了,能不能经得起考验呢?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思考。

  此次疫情发生后,我和医院的一些专家讨论的焦点有两个,一是有没有疫苗可以预防,二是运用什么治疗手段挽救重症患者。我认为,以我们现在的水平,把这两件事情做好并不难。这次援鄂,我把医院的一个科研团队带过来,已经开始进行一些临床和基础的研究,希望能对未来的防控做一些贡献,疫情结束后,还要把研究工作继续开展下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