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物质遗产

将视力和体重纳入中考是促进健康还是对基因、

  近期,山西省长治市将裸眼视力与体重考核结果纳入中考总成绩的消息引发热议,网友对此褒贬不一。有人认为此举有助于提高学生对健康的重视,也有人觉得此举为拍脑门的政策,“涉嫌基因与经济双重歧视”。

  早在2019年6月,长治市发布的《长治市深化基础教育改革十大行动》中就提到,长治市中考招生“指挥棒”将有新变化,新增设了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分值50分,其中身体素质占20分,把裸眼视力和体重作为主要评价指标,2022年中考开始执行。

  身体素质的20分中,过程性评价和结果性评价各为10分,后者主要考查学生体重、裸眼视力情况,各占5分。

  长治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媒体,裸眼视力分为三档,大于等于4.9为正常视力,得5分,4.6到4.8之间为中度近视,得4分,小于等于4.5为重度近视,得3分。

  体重的考察则由体重指数(BMI)来衡量,男生15.8到22.8之间、女生16到22.6之间为正常,得5分;男生小于等于15.7、女生小于等于15.9为低体重,得4分;男生22.9到26之间、女生22.7到25.1之间为超重,得4分;男生大于等于26.1、女生大于等于25.2为肥胖,得3分。

  长治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回应,对于先天性近视的学生,家长可提供孩子自近视以来的医院就诊及治疗相关证明材料,学校审核公示无异议后,可直接得5分;因意外事故导致裸眼视力受损的学生,可通过医疗部门出具诊断证明,学校审核公示无异议后,也可以得5分。

  同样,对于吃含激素药物导致肥胖的学生,如果在用药期间,家长可提供医疗部门出具的诊断证明,学校审核公示无异议后得5分。

  不可否认,近年来我国青少年儿童近视率、肥胖率逐年攀升,带来很多健康隐患。但将其纳入中考成绩,是否会带来新的不公平?

  山西省儿童医院主治医师李晶向媒体表示,近视原因医学上一般分为三类,一方面是先天遗传因素,一方面是后天环境因素,还有一种是周边离焦理论,可控的其实只有中间一种。

  有研究表明,父母一方或双方近视的孩子,患近视的风险通常是父母均不近视的3倍左右,高度近视(600度以上)受遗传因素的影响更大。 从这点来看,人为干预近视防控可能收获甚微。

  在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屈光与低视力科副主任杨晓教授看来,这种教改措施导向是好的,但需要更细致的配套措施。“如果没有更细化的规则考虑到这部分孩子,将是一种不公平。因为这些孩子的近视存在遗传易感性,并非用眼不当导致的。”

  同时杨晓建议,视力纳入中考这一措施的制定和实施之间,最好有一定时间差,让大家有充足的准备时间。“近视基本上是不可逆的,对于已经近视的孩子,在知道这一消息后,即便开始重视保护视力,也很难达标。”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熊瑛发微博表示,“就我门诊经验来看,收入高的父母确实更有能力利用一些近视防控手段来帮助孩子做好近视防控,比如角膜塑形镜、周边离焦软镜、新乐学离焦近视防控眼镜等等,价格动辄上千上万,确实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用得上的我虽然比较希望教育部门和学校能够加大一些未成年人近视防控的举措,但是,这么做确实有偏心与歧视之嫌。”

  一份2018年发表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的研究收集了6343份样本,分析发现家庭相关因素与中国6~17岁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存在关系。父母BMI越高、家庭年人均收入越高、母亲的文化水平越高,儿童青少年的超重肥胖率越高。

  该研究也提到,除了遗传因素外,父母不健康的饮食行为、生活方式均可导致自身超重肥胖,而父母的饮食行为会直接或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进而导致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

  针对社会经济地位对肥胖的影响,各国研究得出的结论不一,美国、英国、德国等发达国家较低社会经济地位家庭中子女肥胖的风险更高;而印度、越南、尼日利亚等发展中国家的研究结果与之相反,社会经济水平较高的学生超重肥胖率较高。

  据媒体报道,不同精神状态下测出来的视力会有差异, 而青少年眼睛度数的变化范围会更广。因此对于12岁以下儿童,测视力要求散瞳。

  目前存在一些暂时提高视力的方法,例如在考核前戴上角膜塑形镜(OK镜)进行矫正, 虽然是一时起效,但仍然可以应付考核,这对真正的近视防控没有作用,反而会催生一系列无用的“暗箱”操作。

  有网友担心一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会给孩子做视网膜手术。但眼科医生表示基本上成年之后才能满足近视手术相关条件,中考考生会受到年龄限制。

  令人担忧的是,一些眼科医疗健康机构嗅到了商机,通过虚假广告推销护眼产品牟利,利用的便是家长和学生的焦虑心理。对此广大消费者需提高警惕,选择健康的护眼方法。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