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物质遗产

暴力冲击山东山水事件四人获刑 人财物为天瑞集

  鲁网5月1日讯 时隔一年,中国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水水泥,董事会聚众暴力接管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山水,为山水水泥唯一经营实体)总部事件有了官方定论。包括天瑞集团办公室副主任喻春良在内的多名参与人员获刑,并仍有多名涉案者在逃。

  “此次接管行动由山水水泥董事会研究决定,邀请天瑞集团配合,接管行动的人财物也全部由天瑞集团提供。”喻春良在供述中称,在2017年4月7日晚举行的山水水泥董事扩大会议上,时任山水水泥董事会主席廖耀强提议必须强制接管,该提议获得包括李留法在内与会人员的同意,并于次日凌晨实施。

  根据喻春良供词,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不仅知道此次行动而且此次行动也事先经过了他的同意。这也意味着天瑞集团以及山水水泥此前发布的公告隐瞒了事实。

  记者获悉,济南市长清区人民法院近日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审判决山水水泥联席公司秘书喻春良有期徒刑2年,另有3名暴力强行接管行动小组成员分别被判有期徒刑1年以上。

  法庭经审理查明:2017年4月8日,喻春良参与组织了强行接管公司唯一经营实体山东山水总部事件,当时800余人手持木棍、镐把、石块等对办公楼进行打砸,并派人驾驶装载机将办公楼防盗钢门撞坏,多名山水集团员工受伤。

  “此次接管行动由山水水泥董事会研究决定,邀请天瑞集团配合,接管行动的人财物也全部由天瑞集团提供。”喻春良供述,在2017年4月7日晚举行的山水水泥董事扩大会议上,时任山水水泥董事会主席廖耀强提议必须强制接管,该提议获得包括李留法在内与会人员的同意,并于次日凌晨实施。

  而喻春良还有一个职务——天瑞集团办公室副主任。天瑞集团办公室主任李致远涉案在逃,被网上通缉。

  一年之前,4?8事件事发后,山东山水表示,该行动系山水水泥和天瑞集团所为,并在现场认出多位山水水泥和天瑞集团高层。

  而天瑞集团在2017年4月10日发表声明进行辩解称: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是应山水水泥董事会的邀请,于4月8日陪同山水水泥董事局主席及六位香港独立董事前往山东济南列席山水水泥召开的董事会,并未参与针对山东山水总部的强制接管。

  而山水水泥发布的公告则“倒打一耙”的表示公司董事被宓敬田及不明身份人员限制人身自由,并指责宓敬田及其团伙进行的上述行为已经构成犯罪。

  有律师认为,作为此次暴力接管事件的提议者和执行者,时任山水水泥董事会主席的廖耀強也应该被追究法律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山水水泥共有4大股东,分别是天瑞集团、山水投资、亚洲水泥、中国建材。其中山水投资为山东山水的创始团队。2015年天瑞集团收购山水水泥28.16%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天瑞选派人员与山水投资一起负责企业运营,宓敬田出任山水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主持工作。

  一位熟悉山水股权之争的人士称,因为以宓敬田为首的山东山水管理层阻挠了天瑞的计划导致双方矛盾爆发。

  2016年6月3日,山水水泥董事会在未经山水集团职工股东同意前提下,发布公告称“按每一股现有股份可认购四股新的本公司股份”。

  9月12日,山水水泥董事会再次发布公告称“为偿付本集团未偿还债务、恢复公众持股数量,向不少于六名独立承配人配售不低于9.1亿股,配售下限0.5港元。”而当时的股价6.29港元。

  山水投资认为,配售新股严重损害职工股东及山水投资的利益。因为“一配四”将使山水投资在山水水泥中的持股比例从25.09%下降到6.2%;而2016年9月12日发布的公告更是严重损害职工股东利益。一是山水投资持股占比将被稀释降至20%以下,同时0.5港元下限配售价严重低估山水公司价值。

  山水水泥2015年年报中显示“2015年上市公司利润总额-64.95亿元,净利润-66.93亿元,其中经营性亏损仅为28.08亿元,而减值处理超30亿,仅提取商誉减值就达23.32亿元”。如此,山水水泥每股净资产1.33元,若剔除减值影响,2015年每股净资产应为2.42元。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做有利于控制配售价。

  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山水投资的股东对两次方案均投出了反对票,而其余两大股东亚洲水泥和中建材也明确反对配股,因此最终导致了计划的破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报道称,占山水水泥20.96%股权的亚洲水泥财务长吴玲绫说:“虽然他们举着一个牌子说是要复牌,但联交所复牌有两个前提:一个是真正给独立的第三者;第二个很重要的前提是价格。复牌是为了大家好,0.5港元的价格是为大家好吗?

  山东山水方面认为,天瑞集团控制的董事会一再强行推进配股方案,名义上是筹集资金或恢复公众持股数量,但真正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绝对控股山水水泥,为下一步掏空山东山水铺路。

  而天瑞集团在2006年收购的香港H股的上市公司天元铝业和原属国家69家重点水泥生产企业星峰集团,最终导致破产或几近破产境地,类似的一幕同样发生在平顶山星峰集团有限公司身上,公司最后也以破产结局。

  在强力了山水水泥董事会的决议后,董事会并没有善罢甘休,2016年12月20日,山水水泥“突然”发布公告,做出人员任免决定:“公司决定于12月20日起即时暂停及免除宓敬田在山东山水及其所有附属子公司的所有职能、权力及职责,直至独立调查完成。”

  两天之后的22日,山东山水复函山水水泥董事会表示:“山东山水董事会和全体班子成员及下属全部子公司班子成员紧急磋商后形成一致意见:一、在此年末继往开来之时更换主要我们不能接受;二、对上市公司未做任何调查研究就下此结论深表遗憾;三、我们会一如既往,以厂为家,保持冷静和稳定做好本职工作;四、欢迎上市公司派出独立调查人员来济南调查,我们做好配合工作;五、调查结论未形成之前请上市公司暂时收回公告。”

  这让宓敬田和他的经营管理团队,感觉到事态比预想的要严重。实际上,双方积怨已久,现在彻底翻脸也是必然,据宓敬田讲,“从接管开始,在很多事情上双方的意见分歧很大,比如在解决公司公章问题上,我们认为应该按照政府的意见依法依规按程序去解决,但是天瑞方面强硬地要求我们组织职工去北京。去年1月份接管集团总部时,要求我们通过暴力手段冲击总部大楼,甚至要求我们主动制造流血事件扩大影响,遭到了我们强烈反对,我们不能拿着职工的生命安全当儿戏,当时上市公司借此免掉了我总经理职务。”

  尽管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免除宓敬田等高管的职务,“上市公司已经不代表多数股东意愿,并且做出违法行为,滥用权利损害公司和股东的利益,在上市公司彻底规范前,山东山水不接受其不当决议”。

  而在一系列的矛盾爆发前的2016年底,天瑞集团李留法曾经到济南与山东山水管理层会晤,给他们开出优厚的条件以换取他们“和天瑞一条心”,但对此宓敬田等坚决反对。

  资金问题应当是其首要因素。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6月26日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天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跟踪评级报告》。评级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天瑞集团资产总额702.54亿元,所有者权益324.36亿元(含少数股东权益63.76亿元);公司负债总额378.19亿元,债务为246.41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合计82.47亿元。

  报告介绍,从短期偿债能力指标看,2016年底,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82.66%和76.01%,较2015年底分别增加3.32个和2.90个百分点。2016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动负债比为17.31%,同比增加2.96个百分点。总体来看,公司短期债务规模较大,货币资金受限规模大,公司存在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

  据知情人士分析,天瑞集团资金链紧张,2017年偿债压力巨大,这是其聚众冲击山水集团的根本原因。一年前聚众冲击山水集团办公楼,天瑞集团是想准备一举拿下山水集团总部的控制权,再逐步接管各个子公司。

  根据天瑞集团债券承销方华西证券的分析报告,截至2016年6月30日,天瑞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发行的且未兑付的各类债券共17笔,合计金额116.446亿元。其中,2017年到期必须兑付的有31.446亿。这些债券的年利率多数都在8%以上,最高年利率达9.5%。

  除了偿付外部债券及相关利息之外,天瑞集团内部还有大规模的在建工程需要投资。同时,据有关部门调查发现,天瑞集团有评估价值103亿元的景区土地及景观资产,是通过补偿协议和租赁取得的,并非自有资产,但天瑞集团却将其计入了企业总资产。

  “经过集团全体员工的团结奋斗,目前不管是运营质量还是盈利水平都处于全行业的上游水平,山东山水的运营不会受外界干扰,经营管理好山东山水100余家企业,保持目前良好健康的发展形势是山东山水管理层的不能逃避的责任,这是对全体股东和员工的负责。”宓敬田向记者表示。分别持有16.67%和20.96%股份的其他两位大股东中国建材和亚洲水泥均表示,认可目前山水集团经营团队的能力。企业两年来的业绩也证明管理层做到了“忠诚股东”。

  水泥行业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保障实体健康运营才是股东和企业员工的权益基础。山水水泥股权之争或许已近入结局,但留给各方解决的问题也同样很多,尽快实现上市公司规范化运作,在法律的框架内协商解决现有争议才是目前各方最为明智的选择。(鲁网记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